Fir.

[黄叶]One Day

`ABO夫夫 涉及生子 慎入

`一个日常

`ooc ooc ooc 私设一箩筐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一发完

`又名两个傻爸爸




以上.

祝食用愉快.





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周末的早晨。

 

黄少天往往是这一三口之家中醒得最早的那个,今天也一样。他眨了眨眼睛彻底清醒过来,首先感受到的就是左臂传来的一阵酸痛。他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然后视线下移,就是叶修熟睡的脸。

叶修被他整个人抱在怀里,头枕着他的左臂。似乎是睡得不太安稳的样子,感觉到黄少天那边传来的动静还蹭了蹭,整个人都往他怀里窝得更深了些。

黄少天看得一阵满足,心里三分赏心悦目,两分心满意足,剩下五分全是心疼。他知道叶修以前身子底子就不好,生了孩子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还更弱了些。虽然有在调理,但那也只是聊胜于无罢了。

他抬手摸了摸叶修的脸颊,在他额头上印上一个吻,小心翼翼地抽出酸痛的左臂用枕头垫上去,轻手轻脚地套上衣服离开房间,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然后去喊他女儿起床。

 

剑圣家的女儿大名黄北澄,今年六岁。名字是由黄家妈妈提议,叶修修改,再经过黄少天同意和双方父母同意之后定的名字。来由是那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起的“北城”,但叶修觉得少一点女孩子的温婉,就把“城”改成了“澄”。再问黄少天的意见。黄少天那段时间整个人都被喜当爹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把智商冲成了负数,整天一没事就傻乐,问什么都好,于是就这样起好了名。

“小澄,起床了。”

黄少天对于喊黄北澄起床这件事情显得耐心又执着。他坐在小床的一侧,俯下身去在女孩耳边轻声喊她。这时候黄北澄就会慢慢醒来,黄少天乐于观察他女儿醒来的样子。她会先伸手揉揉眼睛——她那一双眼睛像极了黄少天,是澄澈如洗的深褐,而不似叶修,深得像沉浸万年的古玉。然后嘴唇——嘴唇是叶修的——会轻轻嘟起来,不大乐意的样子。这时候黄少天会在她颊边亲一口,黄北澄就完全清醒了,对黄少天眨两下眼睛,软软糯糯地开口:

“……爸爸,早上好。”

“嗯!小澄早上好啊,昨晚睡得好吗?”黄少天也学她眨两下眼睛,然后起身去拉窗帘。

“……好。”黄北澄坐起身,自己穿黄少天昨晚睡前给她准备好的衣服。

 

一开始一众职业选手都很担心,这小姑娘的父母一个话唠一个嘲讽,那结晶还了得?结果他们的并没有成为现实,这小姑娘沉默寡言的,不像她爹黄少天,倒有点像隔壁某周姓选手,直接导致黄少天看他的眼神都变了,神似某知名不具的韩姓选手。后来叶修也觉得有点奇怪了,两个爹都这么能说,不应该啊。仔细一想,小姑娘小时候该折腾的都没少折腾,该哭的也没少哭,就是开始学说话的时候变安静了……

于是,旁观了一切的喻选手给出了答案。估计是那段时间黄少天太激动,声称语言学要从娃娃抓起,英语粤语普通话三语并重,整天噼噼啪啪说个不停,导致小姑娘心很累,就不想说话了。

众服为确论。

叶修以谴责的眼神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委屈得要死,但又扛不住小姑娘那种欲言又止想表达表达不出的委屈样子。好吧,他和叶修商量了下,决定让黄少天以后在面对黄北澄的时候自己尽量少说话,多引导她去说。结果还真的挺有成效。

黄少天和叶修欣喜地发现了这个变化,整天都乐乐呵呵,心想大概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幸福感。

 

“少天,早上好。”叶修已经起床了,打着哈欠走过来看黄少天在做什么早餐。

“早上好啊老叶!早上吃面条,配溏心蛋可以吗?”黄少天正在把面条下到锅里,顺便趁叶修不备微微倾身,在他唇上亲口。

叶修反应很快,迅速地伸出舌尖在黄少天嘴唇上舔了一下,然后又装成没事人的样子晃悠开。

“叶修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讲道理!”黄少天被气笑了,就算他料到叶修会反击也没料到叶修会撩完就跑啊。

“小澄之前肚子不太舒服,溏心蛋还是算了,蒸一个全熟的就好。”叶修看了眼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朋友,后者会意,跑过来抱住叶修大腿。

“小澄乖。”叶修把她抱起来托在臂弯里,笑得温柔,“早上好。”

黄北澄在他脸上吧唧一口,“早上好!”

黄少天在一边看着他俩,眉眼弯弯。

 

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他们的早晨。

 

Fin.


评论(1)
热度(56)

Fir.

·沦陷叶黄叶 喻叶 恺楚 息白息
·在下辛雾牢
·“没事啊,反正会一直喜欢你的。”

© F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