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

[恺楚]等风不等你(下)

`预警见上

`上走http://enirungstag.lofter.com/post/1d0c6926_7d68c69

以上.

祝食用愉快.



恺撒挺郁闷的。

他觉得自己作为半个已婚男人,方方面面都不幸福。简单来说,就是他觉得自己的伴侣楚子航,不知道怎么跟人谈恋爱。

其实这方面恺撒也没什么发言权。他知道怎么跟人谈恋爱,但不知道怎么跟人过日子。过日子是什么?不过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和一个你爱的也爱你的人长相厮守,也许偶尔会有些摩擦,但最后总会和好,每天平平淡淡,却无比幸福。这些恺撒都懂,但他也知道这对于身为混血种的他们根本不可能。

但恺撒觉得问题不在他身上。

喜欢可以是单向的,但爱情不是,爱情就是双向的。“我喜欢你”和“我想做你的爱人”这两句话的含义根本不一样。恺撒自己心里已经把下半生和楚子航专属绑定了,不过就差个证而已,反正该干的都干过了,加图索家的男人认定的事情哪里能改,但楚子航就是一点自觉没有。

在一起之后恺撒对楚子航的过去有点了解,就楚子航那点对爱情可怜的认知来看,楚子航所以为的爱情是远离,是不给对方添麻烦,是远远地看着对方幸福就好的大义凛然型。恺撒都快气死了,楚子航的情商是不是先天缺憾啊,恺撒都说了喜欢你了就是说你可以依赖我啊!连自己都保护不好更让人担心好吗?

可是恺撒从来没和楚子航说过。楚子航依然顶着一张白纸似的脸回到恺撒的别墅,在恺撒的手即将碰到伤口时拍掉,淡淡地说一声“没事”。

……谁信。眼神的疲惫怎么也掩饰不了。但恺撒对于楚子航只是迁就迁就再迁就,那么多的风风雨雨都过来了,恺撒哪里舍得和楚子航生气。沉默着把楚子航揽进怀里,抱一会儿,然后撩起人刘海以在额头上的一记亲吻作结,语调柔下来说“早点睡”。

不记得是谁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次数一多恺撒觉得楚子航简直是在挑战他的忍耐底线——本来楚子航就以暴力和拼命在执行部著称。于是恺撒终于在楚子航又一次脸色苍白回家里来时忍无可忍了。

“楚子航,我们谈一谈。”恺撒冷着脸说。

楚子航轻轻皱了皱眉,随即又立刻把眉头舒展开,没什么表情地点了点头。

他跟着恺撒走进他们的卧室里,轻轻把门带上,看着恺撒蹲下身子翻箱倒柜找着什么。

楚子航想他也许知道恺撒要跟他谈什么了。

他站在卧室里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点点星光飞舞。

楚子航想起来当时落地窗的设计也是他选的,原因挺奇怪,就是在恺撒问他“你觉得卧室什么风格比较好”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很久以前在夏弥的老房子里也有一扇这样的落地窗,黄昏的时候阳光会照进来,斑驳地映在地面上床上,很漂亮。

然后他说:“落地窗。”

恺撒就挺不满地说:“卧室里装落地窗和主厅的设计不呼应,你再想想。”

楚子航也没说什么,几不可见地笑了笑,说:“可是挺漂亮的。阳光透过窗照进来,很好看。”然后他想了想,补充了句,“像你。”

“……”恺撒当时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就应了声“我出去一下”就走了。后来恺撒带楚子航来参观这栋别墅的时候,卧室里装了一扇巨大的落地窗,黄昏的时候阳光透过窗洒进来,真的很漂亮。

后来楚子航想,那好像是他对恺撒说过的唯一一句情话了。

有时候他也会想自己和恺撒是不是真的合适,因为自己好像真的不大懂怎么爱别人。恺撒对他好他都记在心里,他知道恺撒爱他,但他也记得恺撒说的那句“每个女孩都像一本书,而我最喜欢诺诺这本书,因为我读不懂”。他当时想恺撒喜欢诺诺究竟是因为他读不懂诺诺,还是那根本不叫喜欢,只是因为读不懂才有的好奇?在日本的时候楚子航问过,他其实有点八卦就是不太明显。恺撒当时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欢诺诺。然后楚子航问他怎么才算喜欢一个女孩子?恺撒这时候气势一下子就上来了,说就是一种感觉,你对一个女孩子很在意很感兴趣,想一直对她好宠着她,让她在以后的生命中不管喜怒哀乐都有你的参与,那你很有可能就是喜欢这个女孩子了。楚子航沉默,说就是一种由内向外的非迫切需要的在维持自身生存之外的得到与占有?恺撒无语,喝一口轩尼诗说和你聊天真累。

嗯,和我在一起也很累啊。

这时候恺撒已经找到他要找的东西了,他把一袋用密封袋封好的文件递给楚子航,说:“这是你的任务报告,原版,没经过执行部润色的版本。”

楚子航诧异。他从恺撒手里接过文件袋拆开一份一份地看。这些任务报告就是他自己写的,他当然清楚这里都写着些什么。

楚子航一份一份地看着任务报告,恺撒看着翻阅任务报告的他。

没过多久,楚子航把这些文件都还给恺撒,问:“你想说什么?”

恺撒没有答。他从这些任务报告里随手抽出一份,他低着头,楚子航看不清他的表情。

“这个,是你在四年前在西伯利亚出任务,任务A级,途中失联,你完成了任务,但是重伤,躺在雪地里十五分钟。我那时候在罗马,接到消息之后马上去俄罗斯,你住院三个月,我陪你三个月。”

“这个,是你两年前在古巴出任务,任务评级失误导致人员不够,但是你完成了任务,重伤。我那时候在学院本部,接到消息之后马上去古巴,然后再送你回本部接受治疗。”

“够了。”楚子航已经知道恺撒想说什么了。他就是想说这个?他就是想告诉楚子航他究竟给他带来了多少麻烦?

“这个,是你在一年前……”

“别再说了!”楚子航在和恺撒在一起之后就没有这样发怒过,两个人都愣了。

恺撒也没再说什么。他低着头,无话。

“我没想说什么。楚子航,我是你的伴侣你明白吗?爱情是什么你明白吗?爱不是自己一个人承担一切不是喜怒哀乐都藏在心里不是不给对方添麻烦让对方为你担心。怎么跟人过日子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不想失去你,楚子航。我想等到我们都很老很老了,你依然在我身边。所以,你能不能,就保护好你自己?”恺撒抬起头来看着楚子航,眼里的一抹温柔深的像海,让人可以就此陷在里面,无法自拔。

“……”楚子航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了。

很早以前恺撒觉得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很难,一个长得风华绝代的女孩吸引不了他,一个性格温柔似水的女孩也吸引不了他,唯有像诺诺那样他读不懂的女孩子才能够吸引他,直到他发现那并不是爱情。

而现在恺撒觉得喜欢上一个人挺容易的,就好像现在,凌晨三点,恺撒睡前没有拉上窗帘,月光透过窗照进房间里,更衬得他身边那人皮肤莹白如玉。Ti A Mo.他吻了吻楚子航的额头,无声地说。

就算你不懂怎么爱别人也没关系,反正每天都要更喜欢你一点。我会一直走在你前面,等风也等你。

Fin.

评论(4)
热度(50)

Fir.

·沦陷叶黄叶 喻叶 恺楚 息白息
·在下辛雾牢
·“没事啊,反正会一直喜欢你的。”

© F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