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

Summer[恺楚]

`关于酸梅汤的夏日清凉解暑小段子 ooc ooc ooc

`私设一箩筐

`因为一句话而产生的脑洞之作(?

`不甜躺平任打!!!

以上.

祝食用愉快.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恺撒在下半身裹好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

他看到楚子航正坐在书桌前聚精会神看着书,腰杆挺得笔直,暖黄色的灯光投在他身上,侧脸轮廓美好得不像话。

赏心悦目。恺撒想到了他小时候学到的一个中国成语,眼角眉梢都荡漾着笑意。

楚子航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来就看到只在下半身裹着一条浴巾上半身肌肉群尽数显露出来令人血脉喷张的恺撒。

“恺撒。”楚子航一脸严肃。

“嗯?”恺撒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尾音不怀好意地上扬。

“你在流鼻血。”

“……”恺撒被这个神展开给惊吓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皱了皱鼻子。

不过还好对方是楚子航,至少不用担心被拍照发到守夜人讨论区的问题。恺撒不着边际地想着,迅速走到床头柜边抽几张纸巾捂住鼻子。

他发现楚子航正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恺撒忽然觉得背后一凉,想起来前几日路明非生日对着芬格尔送他的朝比奈实久留的人形抱枕鼻血横流的场面,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解释一下。

“上火了。”恺撒解释说。

楚子航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就继续看他的书。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第二天晚上,恺撒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却发现楚子航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桌前,而是拿着iPad半躺在床上,床头柜放着一个白瓷碗,里面装着颜色偏黑的不明液体。

“这是什么?”恺撒擦着头发问他。

“酸梅汤。一个师妹让我带给你……记得喝。”楚子航眉眼低垂,刘海盖住一点眼睛。

“酸的?”恺撒问道。

“……又酸又甜的。”

“噢。”恺撒突然咧开嘴笑得很开心,把擦头发的毛巾挂在脖子上,端起那碗酸梅汤一饮而尽。

楚子航逃避着恺撒的目光,撇过脸去不去看他。

恺撒喝完,把白瓷碗放回床头柜,冰块撞击碗壁的声音清脆悦耳。

“很好喝,谢谢款待。”恺撒眉眼弯弯,眼中抹不去的温柔,像是藏着星空,光芒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楚子航皱了皱眉:“说了是师妹送的。”

恺撒还是笑:“几乎全学院的人都知道我不爱吃酸,从来都没有过女孩子追我会做酸的食物。”

“不过你总是例外。”

“谁让你是正主呢。”

Fin.

*出自《穆桂英挂帅》

评论(2)
热度(52)
  1. 子见南子Fi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Fir.

·沦陷叶黄叶 喻叶 恺楚 息白息
·在下辛雾牢
·“没事啊,反正会一直喜欢你的。”

© F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