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

北海以北[恺源]

`来自作者一个奇怪的脑洞

`原作向 ooc ooc ooc

`也许烂尾

`一发完结

以上.




“在路易斯安那我看见一棵活着的橡树正在生长,

它孤独地站立着,有些青苔从树枝上垂下来,

那里没有一个同类,它独自生长着,发出许多苍绿黝碧的快乐的叶子。”*

 

事情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久到恺撒·加图索已经成为执行部的资深专员,久到那个叫做源稚生的日本男人在他的记忆中慢慢被抽离剥析,徒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或许这就是选择性遗忘。富山雅史说这是人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功能。可如今恺撒试着回想起源稚生,却再也不能想起他虚弱无奈又有些伪善的笑,以及在打斗时他没有表情眼神冷漠的清秀的脸。

恺撒失眠了。不,准确来说,恺撒并不是失眠,是他刻意让自己不睡觉。因为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只要是陷入沉眠,他就会做梦,而且梦的主角还千篇一律,都是那个名为源稚生的日本男人。更奇怪的是,梦里的源稚生始终都没有正脸,就算是转过头来,他的脸也是一片空白,并没有什么五官。

恺撒不知道自己这样到底算不算是把源稚生给忘了。是啊,连样子都记不清,怎么能算是记得呢。可是某种意义上讲,源稚生是活在恺撒心里的,纵然时过境迁,故人已逝,却不能把他从自己心里真正抹去,就好像他加入执行部之后执行任务总是穿着一件黑风衣,又好像他如今见到手持蜘蛛切和童子切的楚子航,总觉得恍惚之间又看到了那个熔岩般的男人。

可他们终究是不同的。源稚生在放松的时候肩膀会稍微塌下去一点,像是不堪重负,被肩上的责任和使命压得喘不过气来。而楚子航不同,楚子航在任何时候都挺直身板。恺撒有幸见到源稚生放松的样子。源稚生也只会在他们面前放松。

毕竟本来是可以做朋友的人啊。在夜雨的东京,恺撒叼着一支高希霸而源稚生凑过来嘴里咬着“柔和七星”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帮他点上火两人吞云吐雾说着全无营养的对话时,恺撒真的兴奋地以为,自己在日本交到了一个新朋友。

“别抽那种女人烟了,试试这个。”*

“试试我送你的那支高希霸,纯正的古巴雪茄,你喜欢的话,我的箱子里还有整整一大盒。”*

源稚生惯抽的烟的牌子是“柔和七星”,这个恺撒是知道的,可恺撒不知道的是,源稚生真的试了恺撒送给他的那支高希霸,在他们的关系彻底破裂之后。

源稚生没有抽惯雪茄,所以第一口被狠狠地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

于是高希霸的味道被印在脑子里,永远都不会忘记。加图索君喜欢的味道。可他在那以后再也没有抽过高希霸。

所以在源氏重工看见那两个蒙面盗贼时,源稚生心里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喜悦。

熟悉的,久违的,高希霸的味道。加图索君的味道。

故人重逢,当然应该高兴。

那三个载歌载舞的二百五并没有死,他们还继续挥舞着小旗傻乎乎地活着。快乐地活着。

不接近这个世界的真实的人,活着当然会轻松一点。

可是生活并不能由自己选择。

作为源稚生个人,他拼了命地想要把那三个二百五从海渊里救出来。源稚生是立志要做正义的朋友的人,邪恶终不能战胜正义,一切违背正义的东西都应该被碾碎。可他自己就违背了他的正义。他抛下了他们。因为他是蛇岐八家的少主,是执行局的局长。执行局的招牌因为他而光辉万丈。*他是天照命。可他也是真的想去法国卖防晒油。

他只想做个在自己的水坑里打滚的象龟而已。

而恺撒信他。

多年以后,恺撒还是信他。他们都是正义的朋友。

男人之间的友谊坚若金刚。*

恺撒等了很久。他想等到源稚生离开他的梦境,他想等到自己记起源稚生的样子。

他们都想错了啊,源稚生虽然是个笨蛋,但谁说他是个懦夫呢?谁要是敢在恺撒面前这样说,恺撒定然会拿起狄克推多,割断那人的咽喉。

你们说他是懦夫,那是因为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正义和勇敢。

源稚生已经为他的正义支付了最高昂的代价。

他用他一个人的肩膀担起了所有的责任。

恺撒最终还是没能想起源稚生的样子,他在加图索家的庄园里,躺在自己卧室里的躺椅上,闭上眼睛。

他没有关窗,窗外在下雨,凉风带来花木和泥土的气息。恺撒很喜欢。

而东京的雨,带来的是浓郁的悲伤。恺撒很不喜欢。

不知道过了多久,恺撒睡着了。

这一晚,他并没有梦见源稚生。

一夜无梦。

 

源稚生以为,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天堂和地狱的话,像他这样的人,死后是注定要下地狱的。

然而等到自己死了之后才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报应这东西路痴,并没有找到他头上来。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一般,周围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的弟弟替了你。”

“是吗……可我不想再让他一个人了。我想去陪他。”

“可我已经答应了你弟弟。这样吧,你可以向我提一个愿望,这样便算是两清了,如何?”

“……”

“我把蜘蛛切和童子切留给了楚君,并没有什么可以给加图索君的。他是个正义的人,想必没那么容易放下。就让他……忘了我吧。”

“那你舍得么?他在意你。那不是太残忍了么?”

“忘了模样,便可。我这张脸,不值得他记得。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好。也许稚女最恨的就是我这张脸。”

“好吧。”

……

于是,恺撒竭尽全力,再没能想起源稚生的模样。

Fin.

*来自惠特曼

*摘自龙三上

*摘自龙三上

*摘自《龙与少年游》

*摘自龙三上




评论
热度(35)

Fir.

·沦陷叶黄叶 喻叶 恺楚 息白息
·在下辛雾牢
·“没事啊,反正会一直喜欢你的。”

© F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