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

听雨[恺楚]

`一发完结

`关于雨天的日常流水账

`ooc ooc ooc

`已交往双箭头设定

以上.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蒋捷 《虞美人·听雨》

其实恺撒对于下雨天并没有什么特别深的执念。

首先是因为作为一个贵公子,像淋雨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少之又少,并且即使是面对再怎么厚密的雨幕他也可以毫不迟疑无所畏惧地走出去。

他是光,怎么能躲避阴雨呢。

小时候无论何处都会有一个人在这时候从他身边站出来沉默地撑起一把黑色的巨大的伞,恰好把幼时的加图索家未来的家主保护的完美无缺,姿态放得极低却又不允许恺撒脱离保护范围。就像是在说不管怎么逃都逃不开“加图索”这个姓氏。逃不开已经定下的命运。逃不开“恺撒·加图索”这个身份。

而在东京的时候,那场大雨持续了那么久,久得让人甚至觉得不会再停下来,可以淋雨淋得肆无忌惮,让人厌烦。

事实上比起下雨天,恺撒确实比较喜欢晴天。波涛菲诺的阳光温暖耀眼,暖洋洋的,洒在身上舒服极了,恺撒的头发会被染成一种金子一般耀眼的金色。而雨天会给人的心情,工作效率等等等等带来不可预料不可计算的负面影响。并且,事实上晴天时候的波涛菲诺要比雨天时候的美一些。这里的海鸥很少见到人,所以会因为有人经过突然一跃而起飞上天空,在天空中旋转翻飞,再停在远一些的岩石上。云朵是大片大片的,像是在天空中铺上了白色的绸缎。然而海水的颜色要比天空深一些,是更加醇厚而深不见底的蓝色。

有点像是楚子航眼睛的颜色。

其实楚子航自己也说过,他的眸色原本就是很纯正的墨黑色,撇开黄金瞳不谈,戴的美瞳也是黑色的,怎么可能会偏蓝呢。

恺撒皱着眉,直视楚子航的眼睛,而楚子航也看着他。

蓝色。良久,恺撒回答道,偏黑的蓝色。

到了下雨天的时候,蓝色浸染的要更多一些。这句话恺撒没有说出来,可能是自己大脑的某一部分坏掉了吧。但是这样的蓝色很好看。可能就是雨天的颜色。

在下雨天的时候楚子航总是异常的柔软,会无意识地站在窗前看着远方发呆,窗户也不关,有时候雨大一些风大一些雨就会被吹进来,等到恺撒找到他的时候额发基本上已经湿透了,软软地无力地贴在额头上。恺撒知道楚子航对自己很残酷,他也知道楚子航每晚睡前都要回忆一遍那些他不愿意忘记的事情的每一个细节这种自虐般的行为到底持续了多久。

恺撒在这种时候能给的,不过是一个结实温暖的拥抱,或是一个温柔缠绵的吻。

路还很长,但恺撒会和楚子航一起走下去。

什么都不会也不能成为他们之间的阻碍。龙类不会,加图索家不会,别人的眼光不会,夏弥和诺诺也不会。

他们会一起度过以后的每一个阴雨天气。

等到他们老了,会一起坐在玻璃花房的葡萄架下,楚子航靠在恺撒怀里而恺撒把手覆在楚子航的手上,缓慢地一遍一遍地抚摸着,用很轻很轻的语调跟楚子航说恺撒式的情话,而楚子航闭着眼睛听着雨声,静静地听恺撒跟他说话回忆他们年轻时在一起的所有时光。

十几年以后,会背靠着背站在屠龙的战场上,暴雨倾盆,楚子航一如既往地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而恺撒咬着牙皱着眉护住楚子航的后背问他你到底要不要命。楚子航咬了咬下唇点了点头,说不会再有下一次了。然后握紧了手中的蜘蛛切和童子切。

而现在,窗外正下着小雨,楚子航枕着恺撒的手臂已经睡着了,恺撒看着楚子航熟睡的脸,想试着用手抚平他紧皱的眉。无果。做噩梦了吧,他想。他用手轻抚过楚子航的脸庞,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Ti A Mo.他说。

其实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雨就让它一直下下去吧。

岁月静好。

Fin.

 

评论
热度(22)

Fir.

·沦陷叶黄叶 喻叶 恺楚 息白息
·在下辛雾牢
·“没事啊,反正会一直喜欢你的。”

© Fir. | Powered by LOFTER